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艺术报 | 我心中最美的女人走了 作者:梁丹妮

2020-8-25 10:14| 编辑: admin| 查看: 811| 评论: 0

  2月13日零点30分,我最亲爱的妈妈殷淑敏,这个我心中最美的女人溘然长逝,永远地离开了我,走完了她92个春秋生命的旅程,走进了天国。妈妈在此之前已经病痛缠身,在医院住了好几个月,报病危也不止一次了。但最终听到她离去的噩耗传来,我还是瞬间就被悲痛所击倒。那份深切的哀痛顿时沁满了我心头,使我禁不住一次又一次地失声哭泣!

  在我的印象中妈妈从来都是个很优雅、很有文化底蕴、知性的女人。所有跟她接触过的人,不仅被她的美丽外表所吸引,还会被她的温柔和善良所打动,都会由衷地说一声:你妈妈可真美!人也真好!但妈妈这辈子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她也没有享过什么福,没有过过什么好日子,她把所有的爱都给予了爸爸,给予了我们。

  我妈妈是新中国成立后,响应国家的号召转业退伍的女兵。退伍后她以全国前几名的优异成绩考上了北京大学中文系。那时的母亲已经和后来成为著名军旅剧作家的爸爸梁信结婚了,而我就诞生在她大学的学习期间。我记得后来听妈妈说起,在当时的那段时间里,她是怎样在紧张学习中艰难地生下了我。爸爸又是怎样打电报(那时只有电报快捷)问妈妈生的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妈妈并没有正面回答他,却打趣地只回了爸爸四个字: “男女请猜” !爸爸当时就跟周围的朋友们说:“喝酒! ”他们彼此就是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来庆祝我出生时的兴奋与喜悦。后来由于妈妈因为还要继续完成学业,所以在生下我后的第二天,就让姥姥把我抱到了天津。直至我4岁,妈妈完成学业之后才将我接回。作为北大毕业生的妈妈,其实很有文学才能,文章写得很好,字也写得非常漂亮。她后来还曾和我父亲一起合著并发表过一部反映女性题材的小说《姐儿俩》 。我相信如果后来时间条件允许,妈妈一定还能够写出更多更好的文学作品来。

  小时候妈妈常给我讲童话故事,包括安徒生的童话和格林童话都给我讲遍了。那些美丽动人的童话深深嵌入我的心扉。是妈妈最早教我读书写字,跟我讲做人的道理。而妈妈身上那种独特的知性美,以及那种与生俱来的书卷气和文化底蕴的基因,或多或少地传给了我,也影响到了我,成为了我日后作为演员所必备的基本条件。

  小时候我是妈妈的“小跟屁虫” ,一时一刻都离不开妈妈,我很依赖妈妈,手也从来都是拉着妈妈的后衣襟。我很爱妈妈。与妈妈在一起的那些时光,是我记忆当中最温馨也是最感美好的时光。当妈妈把我接到爸爸身边后,由于后来她必须要上班了,没办法照顾我,只能够送我上幼儿园。那时家里没有经济能力让我上条件更好一些的幼儿园,只联系到了一个在郊区、条件很差的幼儿园。因为离不开妈妈,我每次去幼儿园的时候都会大哭不止,拉住妈妈就是不撒手。有时妈妈实在没办法哄好我的时候,也会用雨伞把轻轻打我几下,但每次她也会跟着流泪,所以幼儿园至今都成为了我的童年挥之不去的“恶梦” 。在我9岁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参军”了,在广州军区杂技团当上了一名小兵。妈妈同样舍不得我,但因为我执意要去,再加上家里那时又添了弟弟,这才多少分散了妈妈当时阻止我去杂技团的注意力。

  我记得多少年以来我们在家里吃饭,妈妈总是吃别人剩的,筷子夹菜也总要抖几下,把肉或好吃的东西给抖下去。即便是拣了一点儿菜,也常常是放在饭的顶端,只吃下面的白饭。大家要是提醒她吃菜,妈妈也总会说,“我这还有呢!我吃着呢! ”其实她是想把菜留给我们吃。妈妈的心,妈妈对我们的爱,真的是从点滴中便清晰可见。

  与妈妈相处的那些个年月里,我似乎从未看见妈妈穿过什么像样的衣服。只记得妈妈十分爱干净,衣服从来都是一尘不染。从我记事起,妈妈从来都是短发,且从来都梳得整整齐齐。另外,我也从未见到妈妈戴过一件首饰,直至她生命的最后一刻。

  妈妈是著名剧作家爸爸背后的女人,在那个没有电脑和复印机的年代,妈妈就是爸爸的电脑和复印机。爸爸后来所有的剧本、小说创作文稿的抄录、修改,还有校对等事情均由妈妈一手操办,但妈妈却从未署过名,也从未向别人提起讲述过。所有这些在妈妈身上的体现,让我看到的是中国妇女那克勤克俭的优良品质,她那温良贤淑的形象,从小就在我的心里扎得很深很深。

  “当我童年的时候,妈妈留给我一首歌。没有忧伤,没有哀愁,想起它,心中充满欢乐” 。每当听到这首歌,我的眼前就会浮现出对家、对妈妈的渴望,都会浮现出妈妈那注视我的温柔的目光,以及妈妈伸开双臂的亲切拥抱。但后来我已经记不清妈妈有多少年,没有再真正注视过我,更不用说给予我温情的拥抱了。

  好多年了!妈妈已经完全被老年疾病所困扰。记得那年妈妈不慎摔断了骨头,我即刻赶回去,看到妈妈挤在一个七八个男女混住的病房的角落里,在门角处吹进的寒风中瑟瑟发抖,生命垂危。我疯也似的四处求助,后来终于及时为母亲找到了大夫做了手术。手术后我一直守护着尚未从麻醉中醒来的妈妈,我不停地一遍又一遍地呼喊着“妈妈快快醒来” ,生怕她再也醒不过来了。那几天几夜我真不知道是在怎样的煎熬中过来的。后来妈妈终于醒了。直到妈妈一切都平稳无事转入了普通病房,我才返京继续工作。在而后的若干年中,妈妈又曾经历过几次病危,每次我都会争取在第一时间赶赴到她的身边,恳求医生千方百计地抢救。但妈妈后来却已经记不清楚我了,只有在很偶然的时候还能想起我,虽短暂,但也足以令我欣喜了!

  现在的妈妈已经解脱了所有的病痛,远离了尘世间所有的纷扰。她身后给我留下的则是无尽的哀思:妈妈您现在已经飞往天国寻觅父亲去了!愿爸爸妈妈你们能够在天堂相遇,在那里续写你们的相依相伴,续写你们曾经的那些美好!

  妈妈您安息吧!妈妈您一路走好!我会永远爱您!怀念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