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解放军报 | 刘江滨:梦回吹角连营

2020-8-28 10:43| 编辑: admin| 查看: 775| 评论: 0

       南宋开禧三年(1207)秋晨,辛弃疾陷入昏迷,一家老小围在榻前,任谁也唤不醒。挨到黄昏,多年跟随左右的老仆急得团团转,突然间灵光一闪,附到辛弃疾耳边,大声喊道:“老爷,金兵来了!”只见辛弃疾猛地睁开双眼,霍然而起,手向一侧抓去,似乎是寻找宝剑,用尽平生力气连吼三声:“杀贼!杀贼!杀贼!”随后,溘然长逝,享年68岁。

这段故事虽然无法查实,但杀退金兵、恢复中原,是辛弃疾一生孜孜以求、矢志不渝的梦想,读来也令人觉得颇合情理。

在中国文学史上,辛弃疾是宋词豪放派的代表,与苏轼齐名,并称“苏辛”。巧了,苏轼号东坡居士,辛弃疾号稼轩居士,东坡,稼轩,倒有一些内在的关联应和。不同的是,苏轼更多是一个文人的豪放,而辛弃疾可谓是一个英雄的豪放,其豪放是用刀剑和鲜血淬炼而成。在一个山河破碎、风雨如晦的年代,恐怕一个英雄男儿最大的梦想是仗剑报国、匡扶社稷,填词作诗乃“风雅余事”。在南宋,除了辛弃疾,还有岳飞、文天祥,都有名篇传世,三人都可堪称英雄名号。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这是辛弃疾最脍炙人口的词作,一股豪迈奔放的英雄气破纸而出,令人热血沸腾。同时,词作也透出一丝无奈的苍凉沉郁之气。当年的战斗生涯深深地刻在辛弃疾的脑海里,不仅是他一心报国、征战沙场的强大动力,还给他的词烙上了豪放慷慨的审美底色。

辛弃疾是真正的英雄,不仅是纸上的豪杰。

文人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从李白式的飘逸、杜甫式的清癯到王维式的俊美,总之常常是温文尔雅的书生。辛弃疾的体貌却卓荦不群,史书称之“肤硕体胖,目光有棱,红颊青眼,壮健如虎”。他的好友陈亮如此评曰:“目光有棱,足以映照一世之豪;背胛有负,足以荷载四国之重。”由此得知,辛弃疾虎背熊腰,体态壮硕,完全是一个猛男壮汉。

这样的体格膂力,才会完成驰骋疆场、奋勇杀敌的英雄传奇。

辛弃疾22岁这一年,金主完颜亮大举南侵,却发生内乱,为属下所杀,趁此机会,山东一带义兵蜂起。辛弃疾变卖家产,拉起了一支两千人的队伍,后又加入耿京的起义大军中,担任掌书记。

短短一年的军旅生涯、抗金斗争,对辛弃疾的一生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尤其是期间发生的两件颇有传奇色彩的事,让辛弃疾戴上了英雄的桂冠。

在耿京的义军里,有一支是辛弃疾拉来的队伍,其中有一个人叫义瑞。不料这个义端心猿意马,参加义军不过是投机而已,有一天竟然偷走了耿京的帅印。耿京闻讯大怒,欲杀辛弃疾。辛弃疾也很愤怒,请求耿京给他三天时间将大印追回,否则甘愿受死。辛弃疾单枪匹马日夜兼程,终于在一条小道上截获了义端。义端见势不妙,忙跪地求饶。辛弃疾毫不手软,手起剑落,斩下义端首级,找回了大印。

宋高宗绍兴三十二年(1162),在辛弃疾建议下,耿京决定率义军归宋,并派辛弃疾等南行面见皇上。待辛弃疾他们回到山东,却闻听一个晴天霹雳的噩耗,义军将领张安国杀害了耿京,投降金国,并被任命为济州(今济宁)知州,25万大军已分崩离析。变生肘腋,辛弃疾悲愤难抑,决定复仇。他只领50骑,闯进了5万人把守的金营。《宋史》有简约记载:“安国方与金将酣饮,即众中缚之以归,金将追之不及。献俘行在,斩安国于市。”寥寥数言,却是字字惊心,句句动魄,风雷暗滚。在敌军营帐,当众将酣饮的主帅绑了,从容离开,庶几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辛弃疾是怎么做到的?无非有三,一是胆识过人,二是武艺超群,三是智谋过人,缺一莫办。这个场景不禁让人想到这样的形容:万马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虽千万人,吾往矣!不禁让人想到了关云长、赵子龙、岳鹏举。辛弃疾,真英雄也!这一年,辛弃疾23岁。此事令辛弃疾名动朝野,洪迈《稼轩记》云:“壮声英概,懦士为之兴起,圣天子一见三叹息,用是简深知。”宋末诗人谢枋得感叹说,“公精忠大义……无位犹能擒张安国归之京师,有人心天理者,闻此事莫不流涕!”

然而,奇怪的是,如此有勇有谋、能文能武的青年英雄,从此与北伐抗金大业再无瓜葛,“道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的雄心壮志堪堪落空,再无用武之地。辛弃疾举义回到南宋,就是“与图恢复”,但他始终难以得到真正的信任,只能在官场游弋,却不能在战场涉足。即使他写了军事战略条陈《美芹十论》《九议》,上奏朝廷,却被弃若敝屣,如泥牛入海。“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把吴钩看了,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徒叹奈何!

“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辛弃疾一生有无法释怀的英雄情结,他是英雄,曾纵马驰骋,快意恩仇;又是曾经的英雄,北望神州,四顾茫然,只能醉了在灯下看剑,在梦里重回营帐。纵然如此,辛弃疾的词,给阴柔孱弱的南宋撑起了一片阳刚雄健的天空,给中国文化注入了英雄豪迈的艺术因子。

辛弃疾,终其一生,是词人,更是战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