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峰鸣的才情

2020-11-13 18:07| 作者: 董利荣|编辑: admin| 查看: 2290| 评论: 0

  

  我身边的朋友中,孙峰民绝对算得上是一位智商与情商、才华与才能兼具的人物。峰民是他的本名,而峰鸣,则是他的笔名。另外,因为他是桐庐县桐君街道梅蓉村人,梅蓉古称九里洲,因而他的微信名原本叫九里梅洲。去年底又改梅九州。为此他还郑重告知微友:“我的老家在美丽的富春江边梅蓉。古称九里洲,梅洲,所以微信名取是九里梅洲。己亥冬至前夜,吾在朋友圈发60年代家乡梅蓉村纪录片,恰逢著名书法理论家、文人书法家姜寿田老师看到,建议我微信名改为梅九州,同时笔名也用此。感觉挺好,是为记。”

  这位小我七、八岁的梅九州老弟,跟我一样,原先都在学校教书。可他离开教育系统后,仕途一路顺畅,先后担任叶浅予艺术馆馆长、县文化馆馆长、县文联副主席、县旅游局副书记副局长、怡合乡党委书记、县旅游局局长、县外经局局长、县经信局局长、富春江镇党委书记和县开发区管委会主任等多职。

  但我想写的,还是他在文艺方面的才情。

  毕业于杭州师范的峰鸣兄,酷爱书法,在桐庐县第二小学(现圆通小学)这所书法特色学校任教时,他的专长有了用武之地,承担杭州市首堂书法教学公开课,并获经验推广。牵头创建浙江省首个书法教育基地。上世纪九十年代,他还和桐庐县文化馆的丁军、桐庐医药公司工作的施玉昌一起办过一个“三青年书法展”,影响颇大,也让孙峰民的名气传出了教育系统之外。九十年代末,县里决定筹建叶浅予艺术馆,时任二小教导主任的孙峰民,在县文化局领导的推荐下,成为首任叶浅予艺术馆馆长。

  从此,孙峰民走上了一条仕途与艺途并进之路。那时,我也从学校调到县教研室和县教委(教育局)任职,与已经担任县文化馆馆长的孙峰民常常一起相聚切磋。他总是说,谢谢你把文化馆长让给我。我知道这是他的调侃,说的是早些年县文化局领导想调我担任文化馆馆长的往事。

  我在县教委、教育局的副职岗位上原地踏步整整九年,而比我起步稍晩的孙峰民则频频换岗,不断高升,年纪轻轻,早就担任县管正职了,让我望尘莫及。当然,我始终替他高兴。

  我于2007年4月离开了工作整整24年的教育系统,担任县文联主席。已任县经信局局长的孙峰民兄还在我公示时便来电恭喜我,并说他也当过县文联领导,今后我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他的鼓励让我信心倍增。

  孙峰民的确没有食言。此后我的工作得到他的大力支持。我最难忘的是,当年我在叶里青兄的引荐下,赴杭认识了当时在杭拜陈振镰学习的四川省什邡市文联主席洪厚甜兄。四川什邡是个县级市,却是中国书法之乡。洪厚甜其时已是国内书法界后起之秀。他建议桐庐与什邡可以开展书法交流,互办展览,今后桐庐一定会出作品出人才。说实话,桐庐文联那时几无经费,但我还是十分干脆地表示同意合作,希望借助外力推动桐庐书坛出作品出人才。

  很快,两地书法交流活动便顺利开始。当年年底,即2007年12月18日,浙江桐庐——四川什邡首届书法艺术交流展首站展览在桐庐县文化中心展馆开幕。什邡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殷萍和洪厚甜等一行12人前来参加活动。那时我的公务接待,是靠化缘解决的。多亏了叶里青、孙峰民和吴土荣、袁伟等兄弟的支持。现在想来,真的不可思议,但那时事实就是如此。因而我对文艺界的这些朋友一直心怀感恩。

  不久为配合桐庐县委提出的“潇洒桐庐”品牌宣传,我写了《范仲淹与潇洒桐庐》一书。正式出版前,我希望县内书法名家能书写范仲淹《潇洒桐庐郡十绝》,每人一首印入书中。这个建议得到县书协主席李生祥和胡泰法、叶里青、周保尔、王樟松、孙峰民、申屠保华、袁伟、舒玉春、蓝银坤等人的响应与支持。峰鸣兄书写的是“潇洒桐庐郡,家家竹隐泉。令人思杜牧,无处不潺湲”这一绝。他的这幅书法俊逸潇洒,意味隽永。我以为与这首诗非常契合。前年为配合范仲淹纪念馆开馆,此书打算再版。峰鸣兄得知后说原来他写的那幅书法他并不满意,希望换一幅。但我因一来时间紧迫,二来其他不换只换一幅也不合适。因而全都未换,但从这件小事,也让我领略了峰鸣兄精益求精追求完美的艺品人品。

  峰鸣的人品还体现在他对师长的尊重上。他在县文联任职时,有幸结识江苏省昆山市的著名书法家陆家衡先生。他便诚心拜陆先生为师,而且从未中断。陆家衡先生七十周岁前夕,在孙峰民兄的策划下,由浙江省书法家协会、江苏省书法家协会和桐庐县人民政府主办,中共桐庐县委宣传部、桐庐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桐庐县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承办及桐庐县书法家协会、叶浅予书画院、桐庐县叶浅予艺术馆协办的《“意与古会”——陆家衡望七书法展》由江苏移师浙江,在桐庐叶浅予艺术馆隆重开幕。由于我和陆家衡先生同样早在20年前就熟识,峰鸣兄邀请我为展览写篇文章作为序言,我欣然应允,并很快写成《陆家衡先生的桐庐缘》一文。峰鸣转发给陆家衡先生后,得到陆先生首肯。此文很快在江苏的微博微信等平台发布并作为书法展序言列于展厅前。不少来自江苏的书法界朋友,也是陆家衡先生的弟子,得知我是此文作者,纷纷向我表示感谢。但我想,应该感谢峰鸣兄,为我提供这样一个机会。更感谢他为桐庐书坛,引进如此高档次的书法艺术展。

  峰鸣兄的艺名为官名所盖,其实,他是浙江中青年书法家中获得国家级、省级大奖较早的,属于才情和功力兼备的青年才俊,后来因为走上仕途书艺略有影响。但在我县创建中国书法之乡时,他是既出力也勤创作,书法作品频频入展获奖,顺利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对他来说,这其实是迟到的荣誉。同时,凭着他的影响力,峰鸣兄为桐庐书法的崛起也尽了一份力。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桐庐书法的发展史上,理应记上孙峰民的一笔。

  如今,峰鸣兄提前告别仕途,意欲专心在艺途上更有长进。因为他酷爱书法。他甚至跟我说:“书法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是毫不怀疑他此言的诚意的。他希望自己人生的后半辈子,能够在修身养性中,不断提高书法水平。为此他还特意印制了由胡传海、陆家衡、姜寿田、崔胜辉等国内书坛大家题签的“孙峰民书法”专用信封。有追求,有行动,都是值得点赞的。

  衷心祝愿峰鸣兄在书法艺术的山峰上,鸣响出属于他自己的美妙声音。

  作者简介董利荣,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长期从事教育、文化工作,现供职于浙江省桐庐县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