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散文 查看内容

父亲的池塘

2020-11-15 22:52| 作者: 李新泉| 审核: 香港水云天|查看: 118| 评论: 0


我家老屋门前有一个池塘,呈不规则的正方形,面积约一亩大小。听母亲说,这池塘早期是一块闲地,下雨时常会积点水,是父亲就着闲地挖成一个池塘。挖出的泥土堆在四周成为池塘的堤岸,父亲在上面栽上不同的树木。

春天的池塘,岸上杨柳依依,仿佛淡黄的轻纱;槐树和榆树,枝叶吐翠,开着白色与紫色的花朵。池塘水面上浮着一层绿萍,像是平铺着一张碧绿的绒毯。这绿萍不光看着养眼,还是上好的养猪饲料。父亲常卷起高高的裤脚下到池塘中,用箢子或笊篱轻掠水面,捞起一团团肥嫩的绿萍,放在猪食槽里,拌上麦麸或稻糠,就成了猪的美食。猪仔们吃了,像渗透了酵母的面团,噌噌地长。

到了夏天,岸上树木格外繁茂,蓊蓊郁郁,像是给池塘围了一道绿色的篱墙。父亲早前移栽的荷根,已出落成亭亭玉立的荷花,盛开在水塘中,鲜艳明媚。家养的鸭与鹅,时常在荷叶与荷花下浮水穿行,不时演奏着富于节奏感的天籁乐音。最让人兴奋的是,跟母亲一道在周围水岸相接的草丛中,拾取一枚枚雪白圆润的鸭蛋或鹅蛋。母亲把这些蛋敷上一层用盐水与稻草灰拌和成的泥浆,放在陶罐里,密封起来,一个月之后,取出,煮熟,就成为下饭的美味佳肴。

入秋之后,池塘的景象有点黯淡,岸上树叶飘零,荷花也已退场。但此时的池塘,魅力不在外表,而在内涵。父亲春天放生的鱼苗,已长开来,一团团卧在水底;淤泥下掩藏的是一条条手臂一样粗细的莲藕。家里来了客人,用鱼罩在池塘里罩几下,就能收获一盆活蹦乱跳的鲜鱼;用脚尖在淤泥中崴几下,宛如美人玉体的雪藕便浮出水面。这两道菜上桌,满席生辉。

冬天来临,池塘逐渐干涸,乌黑的淤泥裸露出来,这是沉淀的绿萍、荷梗、树叶、禽粪与泥土的混合物,是庄稼最好的营养品。挖塘泥沤田是父亲冬日的主要活计。父亲每次收工回来,总提着一个麻袋,然后对着一只木桶,将麻袋口朝下一抖,黄色的鳝鱼和青色的泥鳅便跳跃着落入桶中,那是父亲挖掘塘泥的战利品。母亲烹制的番茄鳝鱼汤,至今想起来仍令我垂涎。还有池塘岸边干枯的树枝,父亲用斧头把它们劈砍下来,整齐地堆砌在院子一角,冬天的炖煮和取暖就有了着落。

(此作发表于2020.9.20《梅州日报》)

父亲的池塘,于我而言,堪称一座宝藏。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2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上一篇:大嫂下一篇:游绵山散记(一)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