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散文 查看内容

神井

2020-11-18 19:33| 作者: 郭学杰| 查看: 91| 评论: 0

早在165年前,海岸线还在毛丝坨至青坨子一线,宋坨村一带乃是海滩。清朝咸丰五年(1855年)六月十九日,黄河在河南兰阳县铜瓦厢决口,主流夺大清河河道,复由利津县境入海。八月,黄河水涨,黄河裹泥携沙撵海,海岸线快速向东推进,利津东北洼由海滩变成生荒地。黄河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以离当时海岸线约5公里的东王洼(大三合村与渔洼村)附近为一个顶点,淤积成现代黄河三角洲(河口三角洲)。
光绪十五年(1889年)3月,韩家垣子黄坝决口,河水改道东移,由毛丝坨入海。成块的泥土、或成堆的盐堆,为坨。海滩上,19世纪末,20世纪初,黄河入海口流路散乱,黄河大量泥沙撵海造陆,加快黄河三角洲的成长,多条汊河流入海口形成大大小小的泥土堆,为逃荒人、捕鱼者提供居住条件。在现代黄河三角洲分界线宋春荣沟右侧,曾是海岸的地方显现多个坨子。阳光下,坨子表面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盐层,人们称为盐坨子。1909年,渔民宋氏长德发现,坨子可以为渔民提供陆地居住条件,将妻儿迁居到坨子上,捕鱼上岸后有安身之处,全家人其乐融融;妻女可以补网晒虾,还可以圈地种粮种菜,父子下海是渔民,上岸是农民,开荒种粮,荒芜人烟的海滩上有了第一户人家。那时,海滩上红毯绵软,海岸上红林茂密,野大豆、野绿豆、野穇子,都可以供人充饥。之后,老家乡亲听说宋长德发现新大陆,纷纷投奔而至,每个坨子都有了住户,形成了多个屋子,居民多心种地为生。随着人口快速增长,居住在海滩的人们遇到了饮水难题,人们开始挖井找水。海滩上找淡水十分困难,经过人们的努力,终于在北坨子村东侧挖出一口沙井(贝壳井),井底是贝壳(俗称海沙,故叫沙井),井水清澈甘甜,且取之不尽,各个坨子上居民饮用同一个井的水,人们称其为“神井”。后分散在其它坨子上的许多居民迁居北坨子,形成了一个村落。北坨子居民多为宋姓,便称为“宋家坨子”。北坨子较大,且西面还有个较小的坨子,故北坨子也被称为“大坨子”,西面的称为“坨子”。垦区解放后,大坨子(宋家坨子)简称“宋坨”,小坨子改称“西坨”。宋坨附近分布着许多大大小小的村庄,所有居民都饮用神井之水。
说起挖井,在内陆平原地区,那是极为平常的事,几乎家家都有水井。可在黄河入海处掏个甜水井,堪比登天还难。为了挖出甜水井,选民们不知费多少心思,动了多少脑筋,花了多少功夫。挖浅了不渗水,挖深了渗出的是卤咸水。宋坨村的先民们为挖出甜水井,几乎户户动手,挖出的几乎都卤咸水。唯有一先民先是挖到一些贝壳(海沙),在他绝望的时刻,看到沙里渗出水滴,用手指沾了一点,放在嘴里一咋嘛,甜丝丝的,兴奋地一蹦老高,大声喊:“挖到甜水了!”村民们听说挖到甜水了都很高兴,纷纷争着亲口品尝甜水,有人说神了,海沙明明是咸的,怎么会淋出甜水呢。也有人说,真够神的,哪里来这么多的海沙呢。由此,人们称其“神井”。
那位先民可能是挖到沙坝,也可能是挖到一个贝壳堆。过去,宋坨一带是海岸,大海上潮(涨潮)时,把大量死亡的贝类的壳推到海岸,泸长此以往,久久为功,形成了贝壳(海沙)坝。如果是贝壳堆,很有可能是过去的先人们收获大量贝类后,为方便运送到内地,在此将贝类煮熟,扒掉外壳,贝类外壳越积越多,堆积如山。虽然贝壳是咸的,长期经过淡水洗涤也会去掉咸味,变成甜的。
据说神井的位置也曾发生过变化。起初,神井在宋坨村东头,民国十八年(1929年)黄河发大水后,村民重建家园,村庄整体东移,移至神井的东侧,神井的位置也变迁至村庄西侧。神井还有神奇之处,井深约1米半左右,有时是甜水,有时是咸水,不论是甜水还是咸水,总是用瓢舀不尽,保持一定水位。村民们无不感到奇怪,“神井”更神秘。后经细心人观察,发现天刮东风时井里是咸水,刮起西风时井里是甜水,才意识到东风时大海会上潮,海水离着村庄较近,神井淋的是海水,而西风时潮水离村庄远,神井则是渗出土壤中的甜水。神井越传越远,周围村庄听说宋坨有口神井,纷纷到宋坨取水,每天都有十几里外的人们挑走神井水,据说小口子村民成了神井的常客。1941年垦区解放后,山东纵队三团部分官兵曾在宋坨村休整。八路军不扰民,便自己动手挖水井,却挖出的井是咸水井,人畜不能用。村民们自觉地把神井让给子弟兵用,自己到附近河沟里、坑塘里挑水吃。
时光如棱,村庄急剧膨胀,海岸线迅速东移,加上农田开发,20世纪50年代神井之水枯竭,村民们开始利用坑塘里的蓄水。坑塘水多是夏季从村里流出的刷街雨水,质地卤咸,且不卫生。村里开始挖饮水专用坑塘,安装自来水,实施城乡供水一体化,“神井”成为宋坨人抹不掉的记忆。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3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