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散文 查看内容

人生“行到水穷处”的王维,何以能淡定地“坐看云起时”? ... ...

2020-11-18 20:43| 作者: 涓水悠悠| 审核: 郭学杰|查看: 91| 评论: 1

 
    “人闲桂花落,
     夜静春山空,
     月出惊山鸟,
     时鸣春涧中。”———《鸟鸣涧》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山居秋暝》
  
     透过这些诗歌,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流连于自然山水,内心闲适平静的富贵闲人的形象。一直喜欢王维的诗,空灵,优美,宁静,没有绝大多数古代诗人的牢骚与压抑。后来,我读王维的诗集,细细读了他的人生介绍,才知道这个淡定的男人也曾数次行到“水穷处”,也曾经历三起三落,承受耻辱,蒙受冤屈。
     王维天资聪明,年少时就因为杰出的诗才,书画才能,音乐才能名动京师,传说有人弄到一幅奏乐图,但不知道为何题名,王维见到后说:“这是《霓裳羽衣曲》的第三叠第一拍”,后来请来乐师演奏,果真分毫不差。他二十一岁中了进士,任太乐丞,大概相当于我们现在的文化部长了。可是没几个月,他就遇到人生第一次倒霉事。
     他的手下被人唆使舞黄狮子,要知道,黄色是皇帝专用的尊贵颜色,黄狮子也是皇帝的手下才能玩儿的,这事触犯了皇帝,王维一下子就被踢出了长安,被贬为济州司仓参军,地方的一个管仓库的八品官。
     四年之后,张九龄执掌政权,王维写了个自荐信给德高望重的张丞相,以王维的才华,那个自荐信当然是轻而易举地俘获了张丞相的心,于是他调回长安,并且做了右拾遗,官职不高,可是这职位让他更加接近皇帝,表现自我。不久他升任监察御史,后奉命出塞,担任了凉州河西节度使幕判官,正是前途一片大好之时。
     可是这飞黄腾达的节奏被安史之乱打断了。长安陷落后,他为了不给敌军干事,自己服药闹起痢疾,还伪装成哑巴,但是安禄山强迫他接受官职,软禁他,他坚决不参与任何活动。可是即使如此,战乱平息后,他还是被下狱。幸亏他在安禄山手里写过一首表明自己气节的诗《凝碧诗》。他把这首诗请人交给皇帝看。皇帝觉得他挺有骨气,加上他时任刑部侍郎的弟弟请求削去自己的职位来保全他,唐肃宗才法外开恩,没有给他定罪,只是把他降为太子中允。而此后,他在官场上依然节节攀升,最后终于尚书右丞任上。
     历史的风风雨雨,官场的磕磕碰碰,王维都经历了,其实,在他后院也曾冒烟,他三十岁时经历了丧妻丧子之痛,他青梅竹马的妻子死于难产,此后他一直不曾再娶。
     为何这个饱经风霜的男人却能一次又一次地突出重围,同时保持心灵的恬淡与宁静呢?我想,这里面有三个重要原因:
      一,随遇而安,淡定从容   
     遇到冤屈也好,灾祸也好,他不怨恨,不愤怒,不郁闷,不拼命,也不发牢骚,一切可能使自己陷入更尴尬的强烈的情绪与行为他都没有,他默默地接受一切,承受一切,比方他贬到济州之后,就很快陶醉于自然山水,与当地的和尚道士一起切磋佛学道学,不让那些负面情绪灼伤自己。
      这种随遇而安,应该是源于他笃信佛教,中国儒家,有道家,有佛家,可是我们大部分人都钻进了儒家思想出不来,不懂得以道家与佛家思想抵消儒家过于积极过于执着对自己造成的伤害。南怀瑾先生说:佛为心,道为骨,儒为表,大度看世界。想想中国历史上那么多被不平的命运毁灭或者伤到骨髓的文人,就会明白王维是真活出了大智慧大境界。
    二  善抓机会  懂得沟通  
     王维两次人生转机,第一次从济州调回长安,靠的是张九龄的提拔,而他是怎么让张九龄信任他的?是因为他看准了张九龄的爱才惜才,因为他文采斐然的自荐诗,那自我推销的不卑不亢。这是他文才的表现,也是他能揣摩他人心思懂得怎么和人沟通的表现。
     第二次他死里逃生,还是靠他的诗,他在安禄山那里任过伪职,在叛乱平息之后,这事足以让他死罪。可是聪明的他拿出自己在那时写的表明气节的诗让皇帝看,向皇帝表明大唐的忠心,而他的弟弟也是舍弃官职来保他的命。使他逃过一场生死劫难。的确,人与人之间,即使是下级与上级之间,都需要适时适当的交流,懂得揣摩人心,懂得争取他人的信任,是一个人成功特别需要的一种能力。
    三  清心寡欲,醉心山水   
       王维在张九龄提拔回到长安入仕后不久,就在京都的终南山山麓修建了一所别墅——辋川别墅。这里“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绿竹含新笋,红莲落故衣”,他在这里“暝宿长林下,焚香卧瑶席”。他的闲暇时光没有去唤取红巾翠袖,招来三妻四妾,也不像现代人,去歌舞厅,网吧在各种刺耳的声音里寻找刺激。而是在静谧而富有生机的大自然里进行精神的沐浴和心灵的洗礼。每一个在大自然中拥有自己真正的精神家园的人,他必定离超脱,离智慧不太远,想想陶渊明的南山,苏轼的赤壁,徐志摩的康桥,史铁生的地坛就知道。王维之静修,也许主观上是修佛,但是他的人生告诉我们,人,有时还真得有那么点佛性,这是我们自渡的船。
    
       没有谁的人生能那么一直顺顺溜溜,我们可以像王维这样,不必那么声嘶力竭唯恐别人听不见自己的欲求,自己的得意,自己的悲伤与愤怒,我们可以静静和这个世界交手,然后和自己握手言和。
       愿你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2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上一篇:神井下一篇:一树叶黄笑高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杨党生 2020-11-18 22:47
很有哲理的散文

查看全部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