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温婉蕴藉至善至美——读蔡丽双博士《比翼云天》有感

2020-11-20 16:20| 作者: 陈慧雯|编辑: admin| 查看: 370| 评论: 0

  

        读罢香港诗人蔡丽双博士的《比翼云天》,心湖荡漾起阵阵涟漪,久久不能平静。诗人将叙事与写景、抒情穿插描绘,佳句盈篇,句句含情,曲尽人情物态,描摹歌咏了一个跌宕迴环、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此篇长诗结构工巧,笔势纵横,一气呵成,全诗包括自序和序歌,分为《天池牵情》、《缱绻情思》、《比翼云天》、《把月追圆》、《情绣华年》等十九章。每章10段,总共195段、1250行。
  这是一部长篇爱情叙事诗。我国自古以来就有长篇爱情叙事诗的优良传统:从东汉末年描写焦仲卿、刘兰芝凄美爱情故事的长篇乐府爱情叙事诗《孔雀东南飞》,到现代着名诗人李季描写爱情的悲欢离合与人民解放事业紧密相关的长篇爱情叙事诗《王贵与李香香》,近2000年来,可以说佳作迭出,令人目不暇给。蔡丽双博士的《比翼云天》对上述优良传统作了非常好的传承和发展。
  长诗叙述了一对青年男女于天山一见钟情,苦恋七年,渴望结为连理。不料男子身患绝症,为了不连累女友,远避到内地。女青年痛不欲生,回忆着美好往昔,化伤痛为服务社会的动力。男青年在内地救起落水儿童,他看中医才发现之前被误诊,最终有情人终成眷属。从内容方面来阐述,此篇长诗文学价值主体的儒学精神,体现在人性的纯朴善良,包括:男女青年对爱情的执着与坚贞,女青年强忍思念之痛投身社会服务,男青年身患绝症冒险救人,中医为男子治病,众人鼓励男青年追回女友……归根结底,这一切都凸显了崇高的品格——人性善良的光辉在闪耀。诗歌主旨在歌颂爱情的同时,宣扬了博爱的普世价值观,且不失人文情操与现实关怀,亦堪称生命与文化的寻根之作。
  「比翼云天阔,/真情挚爱入诗来。/跌宕途程忧绾乐,/缠绵细节笔端裁。/玉想拽琼思,/翩跹萦素怀。」(《清丽双臻‧自序》节选)长诗的自序扣紧题目,统摄全篇,开阖动盪,笔触饱蘸激情,语言清丽而多彩,显示对美学提炼之功,写得尤为轻灵剔透,可谓神思飞扬。
  首章首段:「依依牵手再上天山天池,/把歷经七个春秋的情爱,/更牵进了心灵深处。/天山崔巍了天池的高度,/天池亮丽了爱情的圣洁,/辽阔着我俩的胸襟。」将眼前所见的天山天池与心中浓情融为一体,凝练生动,警动有势,隐喻了爱情的坚贞与圣洁,「依依」二字温情脉脉地抒情,渲染了男女主人公缠绵之爱意。「诗神就像一块磁石,她首先给人灵感,得到灵感的人们又把它递传给旁人,让旁人接上它们,悬成一条长链。」同柏拉图所述相吻合,此诗气韵流动,给人以无限灵感:每一章节在意象化基础上,将意象升华为象徵,环环相扣,极富艺术感染力,令人慨叹爱情的美好。
  接着,蔡丽双博士荡开笔墨,笔力间柔纤与宏邈、清浅与沉凝互为圆融。国学大师王国维说过:「文学之事,其内足以摅己,而外足以感人者,意与境二者而已。上焉者意与境浑,其次或以境胜,或以意胜。苟缺其一,不足以言文学。」第8段诗人这样写道:「王母哀歌在瑶池回盪,/声声唿唤穆王重来。/仙女泳池倒影碧沉沉,/池水绿波深幽幽。/似洞非洞的隐乳洞,/梦幻我俩心绪的乱云。」诗歌里神话与现实相结合,移情于景,意与境浑。德国的狄尔泰曾高度肯定想像的作用,说它有别于其它的艺术门类,是一种不可思议的奇迹,一种与人类日常生活中的东西截然不同的奇异现象。本段借助想像的巨翼,带领读者翱翔至空灵入妙的意境,一连串精緻的意象,有色彩,有音响,有动感,有白描,再辅以叠词恰到好处的运用,把人物千迴百转的心理表现得淋漓尽致,故事也因此更显婉转动人。意味深长的意象之中潜藏着一股暗涌,预示着主人公将面临爱情的坎坷以及命运的多舛,使读者为之抚卷浩叹。
  因应诗人的气质禀赋、艺术追求与知识累积,古典诗歌传统的因子在诗作里发挥作用,呈现出清丽、典雅并富浪漫色彩的风格。蔡丽双博士自小倾心于中国古典诗词,这些直接决定了对诗的题材的选择,以及对美学宗旨的理解,诗人投放自我于广阔的文化领域,去完成去铸造——在温婉和坚执之间成就的魅力人格。她汲取了古诗词中的韵律、节奏、对仗等表现技巧和铸字炼句的功夫,自然而圆熟地融入自己的诗中,游走于传统与现代之间,构成了典雅的现代剪影,她的诗作是心韵和文化的折射。例如第21段:「春风送来你的花信,/倾慕揽住了柔情。/你智取爱情岛的圣火,/燃红我一颗素心。/泛起天山天池澄碧的波澜,/旋转出初恋的涓涓情。」诗人每每出手不凡,层层倾诉,情景并茂,构成生动鲜明的意境,把爱情描绘得耐人回味、至纯至美,有点睛之效。又如第41段:「知妳情窦为我啓,/妳是我的红颜知已。/花灿喜人迷眼乱,/一怀衷情在圣地兑现。/想是良缘前尘绾,/企盼天赐圆通福祉。/天笺云锦写琳瑯,/珍惜青春芽蕊萌绿意。」情思渗透于诗歌的字里行间,铺呈于我们的心间,诗歌也因此更富内涵。


 
  蔡丽双博士(左)与作者合影

  随着情节发展,蔡丽双博士生动地描绘了美景,勾起了女主人公对往昔欢愉的思念,物是人非,如今爱人不知所踪,女子内心波澜起伏,不免黯然神伤,或盼或怨,或嗔或怅,或惘或嗟,此番愁苦凄清与谁说?主观愿望和客观现实的矛盾产生了碰撞,且看第83段:「相思断续萧萧落叶飘,/银河难渡可有架鹊桥?/唯望青鸟传喜讯,/空有盟誓必寂寥。/孤雁月缺驮寒过,/百般苦涩浓缩在今宵。/又见春风软软润花蕊,/千秋爱情经典自昭昭。」诗人写出了情爱的纯洁与坚执,生命的美丽与艰涩,它是一个问句,扣问爱情,以诗人特有的感受和个性化语言做素描式的勾勒,产生了丰富的象徵意义,体现了古典传统下的现代诗风。一支心曲的倾诉令读者痴醉。读者彷佛看到女子怅然若失的神情,体会到那种落寞之感,亦不禁陪着她潸潸泪垂了。诗歌语言精妙,以白描手法,创造出浑朴真淳、引人共鸣的艺术境界,传统意象焕发出现代的青春光彩,意蕴精深,情韵动人。爱情叙事诗写得比较隐约若现,将抒情、通感、象徵等艺术手法结合在一起,营造出凄清惨淡的意境,传达出一份女性特有的受伤无奈、却也无悔的坚守。
  以上片段具有很强的画面感,意象主义诗人庞德说过:「一个意像是在瞬息间呈现出的一个理性和感情的复合体(即情节)。」意象应该是精确的视觉形象,是内在思想和外在形象结合而形成的具有象徵和隐喻意义的物象。又如第116段,蔡丽双博士做以下描述:「这不是在泰山等待日出,/也不是在峨嵋守望月起。/姑嫂塔上我的孤影摇摇欲坠,/非我恋人谢绝相依取暖。/路尘吞没了希望的目光,/沉重背负着命运的颠簸。」思念逐步强烈加剧,诗人把这种感情推向高潮。女主人公胸中激情澎湃,但似火真情仍表现得稍微内敛,使得誓言间接化、具象化,避免了情感抒发的过于直露,还藉助意象的延伸,来使内在情感表达得更为严缜和浓郁。诗人用了示现的手法,读者通过描绘,犹如亲眼目睹女子美丽的倩影。在诸如多组电影镜头的切换中,情之迂回曲折,文之腾挪离奇,令人惊艳,更为扣人心弦,引导读者去思索其中的託寓,达至举重若轻、浑然无迹的艺术效果。「吞没」二字形象地将境况的绝望表露无遗,亦为后面有情人的结合蓄势。
  诗人将自己代入女主人公,将对美景的仰望溶解在深层的民族文化之中,对中国文化的景仰,使她生发了东方式的山水情感,创造了一连串奇崛瑰丽、有文化内涵的意象。诗里明月的皎亮清辉代表着她的情意,暗示沉浸在情爱回忆中孤孑怅望的悲苦。不同凡响的佳句自笔尖流淌而出,理智与感性、情韵与哲思交互,以情以心,倾之诉之怀之念之。沉韵妍稳之中逸散着中国古文轻扬的精气,凝滞蕴藉之中弥满着动人心弦的流丽,此番种种都显示出古典的意味,更揭示了诗歌特有的内核——诗歌是心灵的归宿,亦是灵魂的寄託。例如第130段:「望断秋水的寒夜,/冰轮洒下满地的冷光。/遥遥无期缔缘日,/造化摇梦独怆然。/纵使未盟花底三生约,/更爱人间艳阳天。」这是心性的召唤和心理的慰籍,亦是民族精神文化的艺术再现。诗人情感浓郁,属性情中人,是现代婉约诗人。诗中频频出现她对精神探求的热切渴望,读者往往在吟诵时,被诗中所流溢的超凡脱俗的灵性所震撼。新风古韵,在反传统的现代诗喧闹的诗坛,她执着地坚守着一片古典的天空,实属可贵,从新诗走向融传统于现代的这一过程,将现代主义艺术表现手法的传统与浪漫主义相结合。长期浸渍中国精緻文化,蔡丽双博士是个极富思想才情和个性色彩的诗人。
  梁代文学理论家刘勰揭示了比喻最重要的特点:「物虽胡越,合则肝胆」,即本体和喻体风马牛不相及,但只要有相似点,比喻起来又如同肝、胆般密切。例如第131段:「遗落世间的一滴泪水,/是我灵魂最利的刀;/遗落世间的一段情缘,/是我情感最苦的网;/遗落世间的一绺美丽,/是我履歷最痛的伤。」把泪水比作刀,情缘比作网,一绺美丽比作最痛的伤,这一系列的比喻生动形象,清新美好,内心的涌动和外在的凝固,外在的圆满和内心的失落,过去的回忆和现实的把握,不仅从生活,更从中国传统诗歌中汲取水分和养料。爱情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天性之一,诗歌很自然地撷取了唐诗和宋词的韵语,牵动了激情与空灵,再加上通感手法的运用,更是创造诗情的一种方式。运思在精致的语言中更为超脱,达到了内容与形式上的自然契合,诗句还提炼出简洁而有意味的现代口语,表达着当代人的生命体悟。
  清代刘熙载在《艺概》中说道:「余谓眼乃神光所聚,故有通体之眼,有数句之眼,前前后后,无不待眼光照映。」真爱终可化腐朽为神奇,「心疆」、「八表」、「一滴润物的露珠」,这些看似对立的因素,在诗的形象思维中得到统一和表现,且看第170段:「爱不能鄙陋佔有,/爱播种在世人的心疆。/爱可以穿越八表,/也藏在一滴润物的露珠。/永怀仁爱的真情性,/化伤痛为博爱温馨人间!」这是多么高尚的情操啊!本篇长诗的诗眼显而易见,卒章显志。诗歌闪露了哲思的亮光,体现了现代主义与浪漫主义相结合,让读者驻足停留,再三回味。诗里空间的意象和隐喻中的镜象,总是叠合在一起,空间的意象因隐喻的寄託呈现轻柔的光泽,隐喻的镜像因空间的真实而更显寄意遥深。
  全诗立足中华诗文的博大精深,审美情趣高尚极富内涵,如行云流水般舒卷自如,章节井然,步步相生。蔡丽双博士运用句式长短交错,讲究轻重缓急,诗中转行灵活多变,咏物抒怀想像瑰丽,气韵生动温婉蕴藉,可谓音情理趣皆佳,至善至美是诗人情志的体现。末段与序歌《盼归》首尾唿应,再次点题,由「比翼云天」转为「比翼情天」,一个「情」字,是男女主人公的情感歷程,亦是人的本性的回归和昇华,笔致奇妙,悠然而止,使读者为之动容并啓悟。笔者在此不作赘述,抄录全篇末段作为结束语,祝福普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吧:「轻风温柔喜把花香裹,/归心似箭情爱如火。/妳是人间无比的仙容,/我要成为侠骨的英雄。/把妳再紧紧拥入怀,/柳暗花明风物更婀娜。/乞望天地怜悯坎坷苦恋,/赐予比翼情天结甜果!」


  蔡丽双博士,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香港文化艺术界联会主席等。


  陈慧雯,作家、课本教材编辑。香港文联副理事长、蔡丽双研究会执行会长、《香港文学报》副主编等。